Saturday, March 27, 2010

有關美國貿易保護主義崛起:中國國內市場 / Some Thoughts on Rising US Trade Protectionism: China's Domestic Market

The following are comments posted on Space’s March 18, 2010 blog article entitled “美國人欺人太甚” http://mindnecessity.blogspot.com/2010/03/13015435-412-23-15-21-130fox-3000-4.html

微豆 Haricot said... Sunday, March 28, 2010 12:40:00 PM

Policy discussions in the US appear to be very divisive, polarized and partisan these days. So, I am not surprised to hear different policy opinions coming from different parts of the same country. Generally speaking, when times are tough, ppl tend to have a more "conservative" view of the world.

Canada has also gone thru some tough negotiations with the US on various trade-related issues. Obviously, the higher the Canadian dollar, the more difficult it is for our manufacturing industries to export to the US, which partly explains why the Ontario economy is in such bad shape.

As for China, it is true that the purchasing power of the growing middle-class could help create a sustainable domestic market, thereby potentially reducing the economy’s dependency on export to the US. However, there are challenges facing both the supply and demand sides of such a vast internal market, including but not limited to:

- infrastructure for the transportation of skilled labours, feed materials, services and goods across the country (this is currently being addressed in part by China’s national hi-speed railway program)

- a modernized financial infrastructure with multi-nodes interlinking efficiently and reliably urban and rural centres across the country

- the development, implementation and enforcement of clear and transparent legislation, policies and regulations on commercial investments and competitions applicable to large national / provincial / regional enterprises as well as SMEs

- good governance practices by the different levels of govts/officials; and good management practices by the entrepreneurs and their partners (lessons learnt from the not-too-distant past !!)

- sufficient consumer confidence in the branding and quality of "made-in-China" products and services so the population will choose local (本地貨) over foreign suppliers (外國貨).

The above are just some thoughts for your considerations.

-------------------------------------------------------------------------

(Please note the mentioning of other authors in this blog does not necessarily constitute my endorsement of their positions or opinions.)

4 comments:

the inner space said...

今天大教授有新篇文
汇率之争︰世界大乱矣!

跟进国际货币话题半个世纪,没有见过今天那么热闹。克鲁格曼之流凶神恶煞,直指人民币刻意贬值搞跨世界经济,阻碍了地球转动云云。曾几何时,只在不久前吧,克氏的老师的老师蒙代尔认为美国的经济刀枪不入,美元的世界领导地位将会百年不变。蒙兄是站在中国那边的。世银与国际货币基金则站在他的徒孙那边,也有不少其它专家支持中国。在货币与汇率这话题上,世界大乱矣!


有关的话题我分析过多次(见拙作《货币战略论》),不打算再写。但要求我发表意见的读者实在多,而萧老弟满章传来的美国吵闹文章,多而厚。禁不住要把此前说过的再说,这里那里加些新观点,不多的。


(一)一九九三年六月,人民币兑美元的黑市汇率是十一元七角兑一美元,今天的白市是六元九角兑一美元。人民币上升了很多,反映着十多年间中国的生产力急升,而美国及其它先进之邦却在睡觉,或有恃无恐,不认为中国会有什么作为——广东话说的「睇白坑渠冇浪起」是也。一九九四年起人民币紧钩美元,其后在国际压力下,二○○五年转钩一篮子货币,钩了几年又再转钩美元,钩来钩去,总是钩着先进之邦的货币,刻意地把人民币贬值来抢生意的手法──所谓操控──一丝也看不到。


(二)一九九一年十二月在斯德哥尔摩跟佛利民相聚,我指出地球将会多了二十亿穷人参与国际产出竞争,如果先进之邦在经济体制的结构上不作修改来应对,会遇到不容易解决的麻烦。佛老当时不反对我的分析,但轻敌,可能不认为穷惯了的人会那么容易站起来。跟着的十多年,美国的经济很不错,我认识的西方行家朋友听到我重复当年对佛老提出的观点,客气地点点头,笑一笑,只此而矣。


中国的发展带来的震撼,使举世瞩目的,只不过是三几年前开始。想不到,年多前雷曼兄弟事发,有些美国专家认为是中国的发展惹来的祸。另一方面他们说︰中国的工业发展害了好些先进之邦的工业。若如是,那是三十年的逐步发展,为什么他们今天才知道?我同意格林斯潘当年的看法︰中国的廉价制造品输进美国对后者有利,协助了通胀一直偏低。


(三)一九九三年朱镕基执掌人民银行,手起刀落,鬼斧神工,只几年把百分之二十以上的通胀率调控为零及零下,导致或明或暗地与美元挂钩的发展中国家的币值一律偏高,一九九七金融风暴在亚洲出现了。跟着大家的币值调整相当快,约两年亚洲的发展中国家的币值与人民币达到了一个均衡点。工业的发展大家都有看头,其产品一起攻进先进之邦。二○○三年我看到一九九一认为有机会出现的︰发展中国家的工业产出成本远低于先进之邦,而产品的质量可以,在币值与产出的成本上,发展中国家与先进之邦之间出现了一个断层,大而明显。二○○三年三月十一日,我写道︰「愚见以为,不出两年,外国(尤其是美国)要求人民币升值的压力将会很大。」说不出两年,其实这压力四个月后就叫出声来了。


上述的断层很麻烦,两年多前次贷事发后倍加严重。昔日在国际压力下,日圆从三百六十兑一美元升至八十兑一,但日本当年没有那么多的发展中国家参与竞争,而日圆大升协助了日商投资外地设厂,虽然史坦福的一位教授著书立说,直指日圆大升搞跨了日本经济。今天的国际形势跟日本当年很不相同,一九九一年起参与国际产出竞争的经济落后之邦,占了地球人口约六成!当年日圆升值,先进之邦把日本拉上去。跟着是什么亚洲四小龙的也被拉上去。但这些加起来不到三亿人口。今天要在国际上竞争生活的多了十倍,先进之邦是拉不上去的。只一个中国他们就拉不上去。别无选择,中国要自己打上去。不容易。在新《劳动合同法》的引进与雷曼兄弟事发之前,人民币只升百分之十强中国的接单工业就明显地遇难。


这其中还有另一个头痛问题。人民币兑美元上升,对中国富有的人有利,甚至对中上阶层、买了可观房子的人有利。换言之,先进之邦可以把今天中国生活得相当好的一小撮人,通过人民币的大幅提升而把他们的生活水平再拉高。但数以亿计的劳苦大众呢?人民币提升他们在国际竞争中斗不过其它发展中国家。一头被拉上一头被拉落,中国的贫富两极分化会远比今天严重。事实上,这几年人民币兑美元上升约百分之二十,出外旅游的炎黄子孙暴升,其中没有一个是天天做生做死的劳苦大众。国家究竟是为了谁而改革的?


(四)三月十六日《信报》大字标题云︰「美国智库指香港属汇率操控地区」,引述Peterson Institute的话,说中国之外,亚洲还有四个地方操控汇率偏低。何谓「操控」(manipulate)当然有待商榷,但这智库说的是几年来我读到的关于国际汇率的最高明的西方之见:他们终于看到了我说的断层!被点名的四个地方都或明或暗地钩着美元。其实该智库应该点更多的名,差不多所有发展中国家都要放进去。韩国看来是个例外:该国出外投资设厂的商人多,币值上升有助。


中国的工业产出主要不是跟先进之邦竞争。美国封杀所有中国的制造品进口对他们的就业不会有助,因为他们还要面对多个其它发展中国家的产品进口。后者的价钱比中国的还要相宜,质量差一点,但档次是够高进入美国的。美国要考虑全面封杀,而这样做,灾难在所必然。


(五)上述的断层早晚是要接合的,早一点比晚一点好,而怎样接合是难题,下了一着大错的棋地球人类要付上大代价。人民币兑美元独自升值不应该考虑,因为除了一些利益分子,对中国对美国对其他先进之邦都没有好处。大家不再钩美元,让美元自行贬值,某方面对美国有利。


我曾经说过,人民币钩着美元是帮美国一个大忙,协助美元不大跌。这是几个月前的看法。今天看,我认为美元自行贬值对他们的经济在某方面有助。我的观点有变,因为我对美国挽救经济的政策愈来愈失望。凯恩斯学派的药方失灵是意料中事;我曾经赞赏的贝南克坚拒通胀是失策;在目前时刻推行医疗改革,含意着未来加税对前景不利;去年七月他们提升最低工资约百分之十一,导致青少年的失业率跳升;汽车工业国企与私营对立,中国的经验说不妥;欧洲的不幸情况有不良影响……还有其它的。


不久前读报,某老外名家说起自美国的金融危机对中国有利。这是胡说。先进之邦的经济不妥对中国有害无利。另一方面,我历来很少错的分析说,人民币独自升值对先进之邦是不利的。


今天看,美元自行贬值对美国的经济会有助。跟我曾建议的通胀政策相比,这贬值要付出另一些代价。美元贬值也会增加美国的通胀,然而,同样的通胀率,单从就业的角度衡量,贬值政策是胜于通胀政策的。


(六)人民币要跟美元脱钩,美元才可以自行贬值。其它或明或暗地钩着美元的发展中国家没有人民币的重量,何况人民币脱钩美元后,这些国家的货币多半也会跟着脱钩。中国的困难是如果人民币什么也不钩,变为无锚货币(fiat money),处理非常困难。货币无锚,在目前的国际形势下,放开汇管搞国际金融中心有机会惹来灾难。我多次建议的转钩一篮子可以直接地在市场成交的物价指数,是最好的方法。今天人民币要推出国际市场如箭在弦,不转钩一篮子物品的物价指数,夜长梦多,闯祸的机会有好几方面。


(七)解除所有汇管,把人民币推出国际,央行当然要让人民币的国际汇率自由浮动,但先要下一个固定的不用外币的锚。用一篮子物品的物价指数界定人民币的币值,近于万无一失,我解释过多次了。北京早就应该这样做,把人民币推出国际,大好的机会错过一次又一次。今天的机会没有几年前或年多前那么好,但还是不错的。


(八)这就带来我要说的最后一个话题。今天,人民币真的如美国专家的估计,大幅度地偏低吗?如果北京的其它货币政策不变,只让人民币自由浮动,人民币兑美元会大幅上升吗?美国的专家或议员似乎肯定,但我不敢赌身家。这些日子,正规银行的汇率是一港元兑人民币八角七仙六至八角七仙八,但地下钱庄却是一港元兑八角八仙至八角八仙二。这是说,人民币在地上比在比下值钱。地下的生意成本较低,某方面有优势;信誉有问号,某方面有弱势。然而,如果人民币真的如西方君子所说,大幅偏低,这些地上地下的汇率图案会倒转过来。


我还是认为人民币在国际上是有强势的。但为什么此币也,在地下弱于在地上呢?考考读者吧。不知西方的专家君子们敢不敢跟老人家赌一手呢?

微豆 Haricot said...

Space: Thanks for the article from the Prof. I will find time to digest it.

Anonymous said...

教授的理論太深奧, 很多時令我消化不良! 還望兄台消化後解釋一下。


space

微豆 Haricot said...

Space: I will do my best :)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