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y 20, 2007

雁行成数, 北雁南飛, 魚雁常通 (文章) / Canada Geese


住在楓葉國,每年春季和秋季,舉頭望上天空,都可以看到上百的加拿大野雁,飛越南北的「移民航線」 migratory routes,記得最看得多的一次,是在魁北克省Province of Quebec的Cap Tourmente野生保護区,環境部官員估計,那脕上有接近一萬五千隻的 Canada geese在那処聚集。野雁的「續航力」很強,可以不停十六小時,在三千公尺高空,用快速的氣流風 tail wind幫助,飛几近一千六百公里的旅途才停下來休息。加拿大野雁的飛行領域很廣闊,由北極圈 Arctic Circle至美國中南部,但也有些在冬天飛往英倫三島及其它欧洲城巿避寒。

加拿大野雁Canada Goose (Branta canadensis) 大約有分七種類 sub species,每隻成年的雁,平均重量是三至九公斤 kilograms,展翼一百三十至一百七十公寸 centimetres。雌和雄外表都沒大分別,它們佩偶之後,就多是一父一妻制,同偕白首二十五年多的壽命。一对野雁每年生約八隻疍,但不是每一個都有生存机会,如我昨天攝映图片所示,有一個家庭有七隻雁兒,但另一对父母卻只得一隻孤苦零丁的獨生小鵝gosling。但無論是七隻還是一隻,那做父母的總是寸步不離。

以前香港人好飲好食,我們孩子們聽人說起「鵝」,就大流口水,只会想起燒爉舖的脆皮鵝,和潮州店的滷水鵝,但現在提到goose,腦海就聯想起: 『雁行成数』, 『北雁南飛』, 『魚雁常通』的意思,是不是我的環保意識增強,還是自己对人生的覌念比較以前成熟一點,那就不知道了。

2 comments:

xiao zhu said...

孩提時代只會想起燒鵝是因為當時的我們只認識燒鵝,或者充其量在街市雞鴨檔鋪見到籠裡面的鴨鵝。成長了,各方面的認知與判斷都有所增長,聯想到不同的東西也是理所當然的。

"另一对父母卻只得一隻孤苦零丁的獨生小鵝gosling"

Eh, 有點奇怪,您為甚麼會這樣描繪? 怎會是孤苦伶仃呢? 這個家庭不是都很完整的嘛?只少了一些兄弟姊妹,沒那麼熱鬧而已。看著照片,都是幸福和諧的。:)

我們能透過網上互相分享,都是魚雁常通吧。^^

微豆 said...

Xiao Zhu:

"... 您為甚麼會這樣描繪?"

我作了一個假設,就是如果平均一对鵝生八只蛋,那么其它七個兄弟姊妺一定是早夭了,或許那不是準確的描繪。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