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rch 26, 2007

旅遊意大利羅馬和瑞士聖模里斯 (三月十日手記) / Travelling to Rome, Italy and St. Moritz, Switzerland (March 10 Diary)

凌晨一時: 長途巴士在汽車公路的一個驛站傍停下,轉換司机,又讓乘客下車走動、小食、如厠等。十分鐘後巴士又繼續啟程,經過的鄉村和市鎮,居民都在睡夢中。我們這班星夜趕程的旅客,也就在半醒半睡之中,遙遙北上。

凌晨六時: 朦朦朧朧之中,我們不知不覺已進入意大利北部。黎明日出,我睜眼一看,巴士正經過米蘭奴巿Milano,我記得有一網友是住在這埠,人生真是奇怪,数千哩可以即時通訊,但相距数哩卻連揮手的机会也沒有。這裡似乎工業發達,但時間尚早,亍上行人和汽車不多,早班巴士乘客也少。週圍山上沒有積雪,氣溫我相伩是零上十至十二度左右。巴士繼續向意大利阿爾卑斯山区的Monza, Civenna, Lecco, Chiavenna市方面去。

早上七時: 黎明時份,全車人都睡醒了,手提电話鈴声響過不停,意大利羅馬人就是囗不離机,在亍上、車上,常見到他們在手提电上說声 "Pronto" (即「喂」或Hello) ,之後就談過不休,或許這是好現像,人與人之間多聯絡, 社会才会有團結性。

七時十五分: 到達了意大利和瑞士的边境,因為後者不是区洲同盟國家,所以要過海關Zoll Douane,但只費時十分鐘, 巴士司机解釋是旅遊乘客,護照也不用看,就入了瑞士境。如果意大利的羅馬是欧洲的永恒城,那么瑞士就是她的花園,我們經過的小村莊,都很美丽和樸素,和大城市的喧鬧繁華作一個強烈的比照。

八時左右: 巴士沿著山谷公路向上爬,逐漸山陝兩边怪石磷峋,峭壁上顯示了数億萬年風吹雨打和冰川時期遺留下來的痕跡,這裏山勢奇險,高峰插入雲霄,晨早的霧和天上的雲混在一起,經過的山路都是屈曲難行,「之」字形的公路,在狹窄之処,緊可容一架車輛通過。古詩有云:『千山鳥飛絕,萬徑人踪滅;孤舟簑笠翁,獨釣寒江雪。』前兩句就形容得很貼切。


(下續)

4 comments:

xiao zhu said...

唏,這些手記都是在旅途中寫的嗎?

放完長假期回來一定很忙,放心,我會耐心等著你把游記逐一張貼。看也是享受!

微豆 said...

Xiao Zhu: 是当時有感而發寫的手稿,回來後加以刪取。多謝您的耐心,大家分享,也是樂事!!

DuoCi said...

十分感激記得我,現在你已經回CA了,還是仍然旅行中

微豆 said...

瓷: I am back in Canada now, altho my heart is still in Rome ...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